清潔取暖究竟還能不能用煤?

發表時間:2019-11-23 08:37

有技術、政策等支持,但界定不明也埋下隱患


“我認為,征求意見函并沒有叫停煤改氣、煤改電的意思。出現問題、糾正和解決問題,這是正常過程。作為煤炭從業者,我們從來也不反對推行煤改氣、煤改電。對于有條件的地區,改了確實是一件好事。但暫不具備改造條件,或能力涉及不到的地方,沒有必要一味追求任務量。清潔煤取暖也是理想選擇。”在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散煤治理分會副會長阮立軍看來,改造值得肯定,但清潔煤的“替代”作用同樣不可否認。


站在技術角度,中國煤炭加工利用協會理事長張紹強也稱,清潔煤“完全沒有問題”。一方面,以燃煤熱電聯產機組和區域鍋爐為主的集中供熱,在超低排放嚴格要求下,足以達到和燒天然氣一樣的標準。另一方面,煤粉工業鍋爐、水煤漿循環流化床,及使用蘭炭、清潔型煤等配合專用爐具的新方式,清潔化水平也比較高。“從污染控制角度來說,煤炭在供暖領域有了飛躍性進步,排放起碼比原先降低80%以上,且相關技術仍在繼續進步。”


多位專家還直指現實——從熱源構成來看,煤炭占比雖有下降、各省結構有所不同,但北方供暖現依然以煤為主。“尤其山東、河北等用煤大省,一時離不開對煤炭的依賴也是不爭事實。比如山東在2018-2020年清潔取暖規劃就明確,全省取暖用能以燃煤為主的現實,除了使用清潔能源替代,也要加快煤炭清潔化利用。”一位業內人士列舉稱。


贊成者有之,反對觀點亦很明確。“究竟什么叫清潔煤?排放有沒有量化標準?由誰監管、如何管好?”一位暖通領域權威專家指出,國家對清潔煤的概念、邊界、排放等均無統一說法,首先給使用埋下隱患。“如果說城市集中供暖尚可管控,廣大農村散戶在客觀上就難以監管。一旦批量推廣,誰能保證每家爐膛里燒的是散煤還是清潔煤?與其說‘替代’,還不如說清潔煤是地方政府為完成任務,降低要求、沒有辦法的辦法。”


研究農村供暖工作多年的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楊旭東向記者直言,農村地區需要的是“無煤化”,所謂清潔煤取暖實則做不到。“以生物質采暖爐作為對比,我們研究發現,PM2.5、氮氧化物排放因子比型煤爐分別低了約80%、40%,這樣的路徑才真正適合農村。很多地方總想試錯,不撞南墻不回頭。”


聯系方式
電話:0315-5399392
手機:183-3292-2398  
郵箱:tsxiniu@163.com
地址: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區建華大廈14層

友情鏈接



website qrcode

掃描關注微信公眾號